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493333com开马 > 正文阅读

一对夫妻婚礼上新郎不小心弄坏了新娘的裙子的电视剧

发表日期:2019-08-10 07:35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以前看过一个电视剧,好像香港剧,一对男女结婚,婚礼上新郎不小心弄坏了新娘的裙子,后来在一起没多久就离婚,但还在一起,慢慢的适应对方,发现对对方都放不下,感觉有点小喜剧,不...

  以前看过一个电视剧,好像香港剧,一对男女结婚,婚礼上新郎不小心弄坏了新娘的裙子,后来在一起没多久就离婚,但还在一起,慢慢的适应对方,发现对对方都放不下,感觉有点小喜剧,不知道名字,有知道的给介绍下,谢谢。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律师充(吴启华)因醉心事业而忽视了相恋多年的女友琴(吴美珩),导致分手收场。充伤心之际,巧遇同样失恋的雪(郭可盈),二人在互相慰藉下闪电结婚。但在短暂甜蜜后,二人矛盾渐生,终须离婚,郄因经济问题被迫继续共同生活。两人朝夕相对,反而逐渐了解对方,令关系变得十分微妙。不过,此时琴郄再度出现,与充爱火重燃,雪始知原来一直对充并未忘情……

  充兄志(阮兆祥)娶得漂亮白领俪人香(江欣燕),婚后恩爱异常。后因婆媳关系久佳,加上志缺乏进取,又不信任香,夫妻最终闹上婚变。分开后,香虽被年青有为的平(卢庆辉)追求,但仍决意独力养大肚中志的骨肉;而志自知对香感情未变,遂洗心革面,以真情打动香回到自己身边!

  充、雪分别和琴及男友分手,失意的二人在雨中邂逅,迅间发展成情侣,后更闪电结婚。充的哥哥志是私家侦探,准备与女友香结婚,志母亲丽要求他婚后与己同住,香欣然答应。充因公事重遇琴,被雪及其姑姐惠碰到他俩在餐厅,雪知悉充及琴曾拍拖,加上惠煽风点火,令雪感觉自己被充视为水泡而已。琴出现雪的时装店,表示可以为她争取某牌子的代理权,雪断言拒绝,还指琴缠著充,琴反唇相稽,充及时出现喝止二人争吵,但雪思潮起伏,竟在志的婚礼上大叫离婚。

  酒宴完毕后,雪再向充提离婚,二人不欢而散。丽和香刻意安排充及雪见面,但雪在见充之前遇上琴,琴言语间令雪大受刺激,遂对充心死,并坚决离婚,充亦不再挽留。雪欲返家住,但被其父江责她任性,雪不忿被骂而离家出走。充和雪皆不欲拖延,故立即签字办分居。志和香到酒店庆祝新婚,志竟不慎病倒,丽知悉后大为紧张,立即到酒店探望,令志和香的蜜月泡汤。雪经济出现问题,惠提议她可暂住和充合购的单位,一对分居夫妇最后要同住一室。

  充不想和雪同住,宁资助雪租屋,雪答允。雪发现充离婚,质问充不果,当她回家见香把家里打理妥当,顿觉自己在家已失去地位。雪经济拮据向惠求救,惠踢爆江一直接济她,雪自尊受损,扬言要自力更生。雪所住地方品流复杂,无奈下搬到充家暂住,令二人关系更僵,后来雪怀疑自己有孕,不知所措。充遇上琴,告知其陈姓男友的太太找侦探搜集捉奸证据,琴反应冷淡,更表示享受现况。雪欲将怀疑一事与充商量,但见他和琴出现,遂将说线集

  雪虽未确定是否怀孕,但惠却劝她打掉孩子,丽无意中得知雪有孕,立即通知充,充自觉对雪有责任,欲与雪复合,然而雪后来证实没有怀孕,充和雪的关系又再破裂。丽抱孙无望,迫志和香尽早生仔,但香有五年计划,丽、香为此争执,志左右做人难。惠认识一男子Peter表示可以为他们找到时装代理权,惠和雪决向银行借钱经营,充无意中看过雪的合约,心知不妙,欲立即通知雪别上当时,雪已将旧货贱卖腾出地方预备放新货,但等了一天,Peter竟踪影杳然。

  雪不肯接受充的经济援助,表示如何困难也要靠自己,她找工作处处碰壁,正感绝望之际,江已为她还债。惠到香的婚姻介绍所工作,竟利用工作关系为自己找对象,被香警告。香和丽的婆媳问题令志烦恼,其舅父树提议他尽量减少两人的独处机会。树在相亲聚会上自吹自擂被惠踢爆,树气得七孔生烟。江想买下充的物业令雪搬返娘家,充拒绝,但答应会照顾雪,充介绍雪到律师楼工作,并强调若她表现不佳,一样会解雇她,雪最初不领情,但终态度软化,接受充的聘请,更声言日后会努力工作。

  雪和友外出送文件,途中遇上Peter,雪不顾一切追上,纠缠间,雪将友推落海。雪自知理亏,遂发奋做人,充见她勤力不禁动容。琴的男友的儿子哀求她离开其父,琴表面无动于衷,后来却借充过桥和男友分手。香有感不能和丽和谐相处,决另觅居所搬出。树对惠的同事Cat惊为天人,藉口问Cat借电话致电回家以查知她的电话号码,但原来该电话是属于惠的,树以Leon的名义致电给惠,惠佯称自己叫May,二人在电话里相处愉快。雪看不过眼明对女友穗不忠,带穗到酒吧找明,但穗竟能容忍明有美在旁,雪大惑不解。

  雪自告奋勇留在办公室帮充收文件,意外被清洁女工锁在茶水房,充折返公司,二人互相埋怨,但充不想再和雪做仇人,协议二人再做朋友。丽知道志准备搬开住,登时火起并离家出走到充家暂住。树大胆约惠见面,及后树自卑感作祟不敢赴约,二人缘悭一面。雪同情同村的萍嫂的遭遇,希望充可义务帮她打官司争取女儿抚养权,充答允,但在上庭当日,充驾车遇上琴的男友醉昏昏的冲出马路,他发现充并找充晦气,后来更晕倒,充惟有送他入院。充迟了上庭,令萍嫂在法官面前失去理性。

  健因律师公会调查充迟到上庭而不准他再跟萍嫂的官司,琴愿接手此案。志被人寻仇打伤入院,幸好只受轻伤,志乘机要求丽回家,丽答应。树、惠不约而同的以为Leon及May欺骗自己,二人在酒吧互相安慰,稍后树致电May要求原谅,二人终和好如初。琴的男友终答允不再纠缠她,更劝她珍惜自己喜欢的人。由于萍嫂的丈夫雄可为女儿安排较好的生活,琴自作主张为萍嫂放弃抚养权,雪为此质问琴,她见小女孩将会和母亲分开,令她想起自己幼年丧母之痛,伏在充肩上痛哭,充对雪有莫名感觉。

  琴到充的律师楼任职,健派雪做她助理,琴觉雪难搞,雪亦觉琴冷酷无情。志有意转行,香表示会支持他,但志条件有限,找工作不易,而香亦萌生转工念头,其表哥文愿介绍她去做保险。树再约May出来见面,惠在餐厅等Leon时,发现Leon就是树,惠立即离开,又不肯再听树的电话,令树不明所以。雪不满琴,有意辞职,香劝她三思,充指雪有时装设计天份,可向此方面发展。充得知琴因他而到其律师楼任职,不禁呆然。雪知琴因母亲再婚而不开心,遂以自己的经历开解她。

  琴和其他同事吃饭庆祝生日时,暗示正等重要的人的电话,充知她在说自己,混身不自然,但充最终没有致电给琴,令琴不快。穗终于不能再忍受明的不忠,提出分手。琴探望病重的母亲,她埋怨琴从来不理女儿的感受,其母表示希望在有生之年追求快乐,此番话令琴似有所感。律师楼在邮轮搞周年旅行,琴借机约充在Pub见面,但充因教雪打高尔夫球而爽约。涓向惠及雪诉苦,谓自己嫁入田家十多年,江仍记著亡妻,令涓心灰意冷。

  雪听到充的手提电话由琴接听,不由得呆住,事后雪无故跟充嗌交,充莫名其妙。雪为免自己对充再有幻想,决另觅居所,充知她要搬,感觉幻得幻失。丽责香和保险客态度亲昵,又指她未尽做媳妇的责任,香不欲放弃工作,应承会把家中打理妥当,但香根本没时间,只得要志帮手。惠从香口中得知树为May茶饭不思,惟有致电给他要他死心,树坚持会等她,惠也觉一阵感动。充得知琴有可能受到遗传影响患上绝症,好言相劝,琴希望充可陪著她。雪终要搬走,充想去送她,奈何赶不上。

  雪搬走后,充和雪都感到失望。志目睹香被保险客博懵,回家后借母亲过桥乘机向香发难,香不甘被骂夺门而出。第二天,香已冷静,志亦愿意道歉,二人和气收场。惠被一英俊男子Anthony追求,受宠若惊。明跟友等人打赌追求雪,雪竟发现明在艺术中心学钢琴,明乘机向雪表白,吓得雪不知所措。充、琴和其他同事到酒吧消遣,一卖花人上前叫充买花送给女朋友,充竟当众说琴不值得他送花,后来他得知琴不想他被炒才接下一单他不肯接的官司,充才知怪错琴,翌日他在各人面前宣布琴是其女友。

  雪见充、琴恩爱,自觉和充的距离愈来愈远。明等人教唆友玩桃,结果玩出火,桃提出分手,后得雪开解,百分百论坛自2019年5月1日起,,桃态度软化,而友为表诚意,决努力考取律师牌,以迎娶桃。明继续对雪痴缠,令雪不胜其烦。志为试探香是否隐瞒自己仍在做保险经纪,将偷听器放在香的手袋里,他偷听到香被保险客博懵并得文解围,认定文对香有意。雪辞职,在最后一天上班和充缘悭一面,充得知明和友等人输赌追求雪,竟表现得无动于衷,但琴看出他仍著紧雪。充待明送雪回家后,二话不说向明送上一拳。

  明扬言雪的事和充无关,充无言以对。明向洋等人认输,但随即宣布会正式追求雪,充知他认真,便不再多说。惠请树调查Anthony,竟发现Anthony是同性恋者,并借惠来掩饰,惠自尊大损,树劝解她,令惠感激。香得知志跟踪自己,大怒下离家出走到文家暂住,文承认喜欢香,希望香可以给他机会,香为避文又搬到雪家。雪乘充不在家偷偷上去怀缅开心回忆刺激创作灵感以参加设计比赛。充为雷先生争得儿子抚养权,却令雷太大受刺激而自杀,充内疚,致电给雪,雪听到电话筒传来充的哭声,不禁一呆。

  充向雪发泄心中郁闷,二人度过一夜。充想和雪搞清楚二人关系,但雪装作冷淡不想和充再纠缠。文虽没向志承认喜欢香,但直言自己可以令香幸福,令志无从反驳。琴主动表示希望和充同居,充未有心理准备,故避重就轻地拒绝了。雪向明表示自己仍爱充,请他不要再浪费时间,明将雪的心意告知充,并说她希望在比赛当日充会到场打气,然而那天琴入了医院,充无法抽身,雪见不到充出现令作品出错而输掉比赛。充、雪分居一年,二人无奈签字离婚。

  琴、充同居,雪则决定到纽约进修时装设计,明挽留雪不果。充知雪要走后忖忖不安,琴暗示自己时日无多,希望在最后日子和充在一起,叫雪不要再介入她和充之间。香怀孕,文再向她求婚,遭香拒绝。志到酒吧买醉后,翌日醒来竟发现自己和一女子盈衣衫不整地趟在床上,志大惊,放下钞票后离开。惠终告诉树她就是May,树震愕,且不满惠欺骗他,终于将她骂走。明重遇穗,穗已有未婚夫,明见穗一脸幸福也替她高兴,穗劝明不要随便放弃喜欢的人。

  充打算和琴结婚,而丽亦终于接受琴。志陪香参加孕妇班时重遇大著肚子的盈,他到盈工作的酒吧找她,盈竟说志是她肚内孩子的经手人,志无奈表示会负责。雪返港,知道充要结婚,表现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。充架车时见到雪的身影,不顾一切的开快车去追雪,结果撞伤路人。明落力为雪找铺位开时装店,雪知明对自己感情没有减少,终接受明。充被控鲁莽驾驶兼被停职,他在法庭上交代为何开快车时,雪怀疑充是因她的缘故才撞车,她质问充,充支吾以对。

  充带琴到以前和雪到过的餐厅庆祝情人节,雪和明刚巧也在此,四人心情如倒翻五味架。盈要志陪她过情人节,志惟有讲大话撇下香。树、惠偶然相遇同往酒吧喝酒,二人终在喝醉后去了别墅,翌天惠要树负责,树有口难言,只得找藉口避开惠。香终发现志包二奶向丽哭诉,丽欲向志大兴问罪,被香制止。雪向明表示若非琴有病,她会和充一起。明认识琴的主诊医生,便向他查询琴的病情。充被停牌半年,雪担心不已,后终在愿望树下找到充,充表示希望可以和雪复合。明告诉充琴其实诈病,充知道后舍琴而去,后来琴竟验出自己线集

  充、雪复合后相处愉快,二人更相约双方家长见面。惠在两家见面的饭局上责骂树不负责,树反驳自己也有蚀底,惠无地自容。丽偕香见盈要她离开志,但盈已有身孕,丽感到为难。香要志解决盈的问题,丽竟愿意照顾盈,最后更接盈回家以便照顾。充答允以特别方法向雪求婚,在他预备礼物时,竟收到琴的死讯,琴临死前写下一封信给他,充看后更觉难过。雪在约定地点等不到充的出现,以为充又搞新意,岂料充竟告诉她琴的死讯。

  琴的死令充和雪之间出现裂痕,充想暂时冷静。香不想再和盈分享一个老公,决定退出,志不知所措,此时盈才说出借志过桥以避开大耳窿,她根本没有和志发生关系。志找到香,但香不肯跟他回家,此时香作动,志送她入院,幸母子平安,最后香亦愿意原谅志。树发觉自己对惠有情,终向惠求婚,惠欣然答应。充始终无法放下琴,令雪心死,雪决定返回纽约,充虽欲挽留,但没有勇气面对雪。一年后,充重操故业,雪亦返港,他希望和雪复合,但遭雪拒绝,究竟雪对充还有没有情?这对经历了不少风浪的有情人是否就此画上句号?